又一波民工荒来袭 机器人应用显神通
编辑:admin
字号:A-A+
摘要:提前赶回上班的最大难题就是吃饭,转了一圈看到的不是初七才开始营业的告示之外,就是各种招工的启事。是啊,随着春节的结束,又到了一年一度各行业老板们最为头疼的用工荒了

  提前赶回上班的最大难题就是吃饭,转了一圈看到的不是初七才开始营业的告示之外,就是各种招工的启事。是啊,随着春节的结束,又到了一年一度各行业老板们最为头疼的用工荒了。一开始,大家以为不过是春节过后,原先的农民工多少有点恋家,晚几天回城罢了。却不曾想,第一代的农民工xtue老了的时候,而新生的一代大多随父辈在城里成长,考学的考学、做生意的做生意,就算是最终没啥本事的,也难有愿意继续父辈们操劳一生的脏苦累活。因此,这种用工荒的趋势也就随着每一次的长假结束而呈不可逆的状态扩大。

  不仅仅是各种服务行业,生产制造业面临的压力更为巨大。从希捷、东芝到富士康,他们接下了全世界最主要的电子消费品的生产单子的原因很简单,就是有着最合算的劳动力资源。只是,当工人不再好招之时,吸引他们的酬金也在水涨船高,而日渐成熟的劳动法也在不断为这些工厂为应付订单突增之时的加班而制造更多的障碍。

  而从城市化的发展角度来看,城市经济的繁荣亟需大量的外来人口充实劳动力用工所需。只需要去那些人气暴棚的餐馆饭店就可以感受,无论是挥汗如雨的后厨,还是人声鼎沸的餐厅,劳动力的密集超乎想像。而大量的人口聚集又带给城市管理更多更头疼的难题。就简单的生活素质话题,城市人经常诟病新市民的素质低下,可恰恰因为见识与习性的一时落后,才使得他们甘于从事这些脏苦累的基础工作。假使,所有的新市民都能快速地成长,而且他们自己的确也在努力地进步,拥有了与城里人一样的眼光、一样的心态、一样的素质,那么,很显然,他们必然也会毫不犹豫地放弃那些明显是在做出大量牺牲与付出的工作。这样导致的后果必然是:基础工作的代价越来越大:一个稍稍可以独立揽活的泥瓦工,一天的工钱超过七百;富有经验的月嫂月收入可以过万;

  而这股风气一旦全面蔓延至生产型工厂行业之中,那可就是大大的不妙。往小里看会让工厂丢掉新的订单,往大里讲,中国制造业的国际竞争优势将会丧失。刚刚突然想起以前一个专门负责帮饭店招工的朋友讲到的事,一开始到江苏北部就能招到满意的工人,然后得去安徽招工,再后转至江西湖南,再去四川,最后只能去贵州大山里去游说。每次带了一批打工妹往回赶这之前,都不忘在村里开好介绍信以免被人当成人口贩子。可是到今天的话,很想知道当贵州大山里的妹子也不愿再干服务员的活后,将会怎么样?

  困境往往就意味着突破与变革,机器人的突变很有可能就会在这个关口得到普及。只是长久以来,大家对此都受到了科幻电影太多的影响,其实机器人的真正含义并不在于外形上像人,而指的是在功能与作用上能够替代人,哪怕只有一两个简单机械的动作。从这个角度讲,它们已经开始在各行各业中出现、应用,并在节省人力,化解不同阶段的用工荒方面发挥了相应的作用。比如富士康已经着手在多条生产线上布署应用机器人,即使它们在先期的成本会有点高,但是它们会非常稳定,不会索要加班费,不会请假与拒绝加班,而且情绪绝对稳定,更不会跳楼。又比如在城市里最需要劳动力人手的餐饮行业,从排队叫号到餐桌调度,从下单叫菜到跑菜协调,越来越多的智能化软件应用实际上也是人工智能机器人的一种变相植入,关于有无人机准确而及时地给客人桌上送菜的想法已经在实验室里进行着,而能够对一些常规菜肴进行自动烹制的自动炒菜机实际已经成为了现实。

  对于医院中经常会累瘫在手术台前的医生与助手们,手术机器人以及助理机器人的出现已经是当务之急;而对于信息反应需要越来越快的新型媒体来讲,新闻写作机器人不知算不算是一种新型的挑战。而对于我来讲,真有一天能有一个机器人助手将当天能讲、可讲以及推荐可以讲的话题罗列眼前的话,还真是一种有利于个人创作的美事呢!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发布于2019-05-23 09:59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收藏:
您可能喜欢的文章
热门阅读